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少年阿賓 少婦白潔 都市艷婦

正文 第五百四十九章 父親的“故事”

      米歇爾并不意外眾人的反應,也不想過多的理會那些人的感受。于是轉身對著親信女仆說道:“你去將戈隆少爺帶進來吧。”

    “不!你不能那樣做!”

    米歇爾話音剛落,就有一位長者拍案而起,大聲呵斥道:“那個小崽子,他可是多米尼科那個混帳的孩子,而且……而且還是一個有著污濁之血的雜種!”

    米歇爾并不意味有人會跳出來反對,但是也對這老者那惡毒的話語深深皺了皺眉毛,她吸了口氣,強行壓抑著怒火,說道:“多米尼科……我那位愚兄雖然行事……行事有些荒唐,更加觸犯過帝國律法,被驅逐出族,但是他的名字中仍然帶著‘休文’,他的孩子,無論你們接不接受,他都是我的親侄子。”

    “可是米歇爾,雖然那件事情發生的時候你還小,但是你現在已經坐上了族長之位,那么家族的那些秘聞你應該也已經清楚了,你就不怕這個污血雜種的出現,會再度觸怒到那位,讓情況更加惡化嗎……”

    “我只知道現在這種情況,任何能夠拯救家族的希望,哪怕再渺茫我都不會放棄。”

    “可是他對我們家族一定滿懷仇恨……”

    “我堅持!”

    “你這是引狼入室……”

    “總之情況已經不會比現在更遭了……”

    “……”

    ******

    戈隆坐在客廳中,他輕輕閉著雙眼,似乎是在休息,身邊則站滿了休文家族的騎士,像是在保護,更像是在監視。

    但哪怕他們目不轉睛地盯著小食人魔,也不可能知道他此時正全力發動第二神通,將地下室內的發生的一切盡收耳中。

    戈隆的眉毛微顫,腦子里面回憶著他最初聽到的,那些由他的親生父親,多米尼科·休文子爵為他講述過的故事。

    那位瘋瘋癲癲的父親將自己的整個人生融入到一個個支離破碎的故事當中,用夢囈一般的自言自語講述給了他的兒子,戈隆。

    本來這些東西對于戈隆來說就只是一些和他沒有任何關系的單純故事,和他聽過的其他故事沒有什么差別。但是此時此刻,小食人魔將父親的只言片語與地下室內那些亂七八糟的爭吵內容一一對應,再加上自己的一些推理和猜想,戈隆總算是明白了幾分關于那位父親的事情。

    不過又是一個家族內部爭權奪利的傳統套路而已,只是又有幾分不同之處……

    戈隆的父親無疑是一個敗類,廢物,混蛋,一個不學無術,欺軟怕硬的紈绔。

    就和帝都那些千千萬萬的貴族少爺們一樣。

    不過這些缺點在一些人心目中并不算是什么問題,就比如休文家族上上一任的老族長,戈隆的曾祖父,查理斯·休文子爵。

    這位在帝都處刑臺上工作了七十年,一生中斬下成百上千顆頭顱的老族長平時不茍言笑,對任何人,對任何事情都是冷面相對,卻偏偏對自己這個晚年得來的孫子愛愈性命,寵溺無比。

    老糊涂不僅對多米尼科百依百順,而且還心甘情愿地為這位闖禍精孫子不停地擦屁股。對他的態度與對其他的孫子孫女截然不同,甚至一度有傳言說,多米尼科其實是老族長最小的兒子才對,只是這件事情沒有人敢去真正的調查證實。

    當時的休文家族遠不如現在這樣勢大力雄,“劊子手一族”這個名號,放在貴族圈中也不是能拿出來吹噓炫耀的資本。可盡管如此,那個能夠世襲傳承的“子爵”爵位也讓無數族人望穿秋水,畢竟帝都的貴族千千萬萬,但是真正具有世襲爵位的可就不是太多了。

    可是在近乎偏執的戀孫狂魔面前,其他人根本連一點機會都沒有,老族長查理斯在臨死前通過一系列鐵腕手段,強行壓制住族內的所有反對意見,雖然將族長之外傳給了自己的長子,多米尼科的父親伊薩克·休文,卻是將世襲子爵爵位直接傳給了孫子多米尼科。

    在老族長的想法中,這是保證他的愛孫,能夠在家族那殘酷的繼承權爭奪戰中占盡優勢的保證,雖然將爵位與族長之位分開,這種做法十分危險,甚至是荒唐,很容易造成家族權利的分裂。

    但是現任族長畢竟是多米尼科的親生父親,這一問題似乎也就不是問題。

    其實,如果不是諸多顧忌,老查理斯甚至想要把族長之位跳過自己那個不怎么喜歡的兒子,直接連同爵位一起傳給那個會討自己喜歡,和自己異常投緣的孫子。

    只是自己十分長壽,權力欲望又十分旺盛,在族長之位上足足坐了六十多年,卻是讓那個苦苦等候自己死掉好繼承族長之位的兒子,一等就是五十多年。

    看到那已是白發蒼蒼,面露老態病容的兒子,即便是偏執任性的老查理斯,竟然也有點于心不忍了。才會最終做出這種荒唐的安排。

    老查理斯就那樣走了,留下了一個看似“完美和諧”的爛攤子。

    老查理斯死后,家族內部的矛盾頓時爆發。新任族長沒有爵位在身,無論是在外面的社交場合,還是在家族內部都是舉步維艱,不僅四處受人鄙視嘲笑,自己在家族內部也是毫無威嚴權勢可言。

    不說那些族人對他的命令指示陽奉陰違,甚至連起碼的尊重都欠缺。畢竟大家都是平級貴族,在帝國的律法中都是一視同仁的存在。

    更讓這位族長難以接受的,因為沒有世襲爵位,伊薩克這位族長兼父親,在看到自己的兒子時竟然還要躬身行禮。

    當然,如果伊薩克愿意,直接將族長之位傳給兒子,這些問題都能得到解決,這也是他的父親,老查理斯最希望看到的事情。但是伊薩克真的很不甘心,自己苦苦等了幾十年,眼看自己都沒有幾年好活了,卻是白白給兒子做了嫁衣。

    人若是遇到怎么也想不通的死結,就容易做出一些失去理性,無比瘋狂的事情。伊薩克就是個典型例子,在被徹底逼瘋之后,他開始著手準備施行自己的瘋狂計劃。

    伊薩克最恨的人,他的父親已經死去,于是他準備向自己的親生兒子展開報復。

    而此時的多米尼科根本毫無察覺。他對那個注定會落在自己頭上的“族長”位置毫不關心,所有的心思看似都用在與那些和他地位相當的其他家族的同齡人的明爭暗斗上,放在拈花惹草,欺辱平民上。但他真正最想要得到的,卻是那位同父異母的兄長,有著驚人美艷面容的阿曼達·休文。

    阿曼達·休文雖然也是伊薩克的親生兒子,但是他的母親卻是一位身份卑賤的妓女,所以作為私生子出生的阿曼達在家族中的地位幾乎和普通的仆人一般無二。如果不是因為他的弟弟,在家族中能夠只手遮天的多米尼科的保護,阿曼達那逆天的容貌早就不知道為他惹了多少麻煩。

    兄弟二人的關系十分不錯,多米尼科將自己扭曲的愛意隱藏在親情之中,靜靜享受著與摯愛的兄長度過的每一天。

    而這一切,都落入了日漸瘋狂的伊薩克眼中,于是一個瘋狂的計劃逐漸醞釀成形。

    要算計那個所有心思都花在自己哥哥身上的荒唐兒子一點也不難,在一個美麗的夜晚,在一場家族酒會之中,在加了料的酒精與幾句充滿詭惑的教唆話語刺激之下,多米尼科終于跨過了最后的紅線,他如同瘋狂的野獸一般在眾目睽睽之下,撲向了自己的哥哥……

    這種荒唐的事情其實放在貴族圈中也不算是什么驚天新聞,一般在家族內部就能夠強壓下去。

    雖然說出去會惹人譏笑是免不了的,但是當時的休文家族畢竟只是貴族的底層,根本不受人重視。

    然而在有心人的推動之下,這件荒唐的事情卻以驚人的速度飛速擴散,直到傳入那位同樣以“荒唐”而聞名于世的陛下耳中。于是這件事情的當事人得到了大帝的召見,后面的事情就無人不知了,大帝杜隆塔爾與大陸第一美人阿曼達一見鐘情,連帶對其家族也降下無數的恩寵,休文家族自此一飛沖天。

    然而只有一個人是例外……

    那就是“無恥的”奪走了心愛之人“第一次”的大罪人,阿曼達的弟弟,多米尼科·休文。

    原本以大帝那嗜殺成性的作風,多米尼科根本就是死路一條,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最終對于多米尼科的判罰僅僅只是剝奪爵位,流放到天涯海角。

    ……

    經過一番整理,戈隆腦海中已浮現出這個近乎完整的“故事”。

    這故事雖然順理成章,看似合情合理,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戈隆總覺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這個故事中還有一些隱藏謎團并未解開。

    但是說實話,父親的這些經歷對于小食人魔來說,其實就真的只是一個“故事”而已,戈隆只要知道自己的父親還活著,他就已經很滿足了,對于父親這些所謂的“恩怨情仇”,他根本無意去理會。

    戈隆會跟隨著那幾名休文家族騎士來到這里,其實也只是想再見自己的父親一面,確認一下他的安全,然后就準備離開。

    可是戈隆全力運轉第二神通,徹底掃描了整座曼陀羅堡,卻是沒有發現自己父親的蹤影,這讓他的心中隱隱浮現一縷不安,心中暗自祈禱,自己那位壞掉的老爸可千萬不要湊這個熱鬧,也給他的兒子弄出一大堆麻煩事情來。 ( 食人魔的美食盒 http://www.rapdgm.icu/1/1453/ 移動版閱讀m.qishu777.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返回奇書網首頁